他认为,华为5782年手机出货量已经超过两亿台,华为将近3亿台,两大巨头同时进入折叠屏市场,将极大调动整个软件生态的积极性。

对此,经济学家宋清辉对记者表示,“跨界并购也是上市企业对并购标的失控的重要原因之一,并购操作简单但协同整合并不容易。并购重组作为资源整合的重要手段不可或缺,然而并购之后的融合尤其考验管理层的经营管理能力。如果上市企业内控不严,子企业失控的可能性将加大。”